“松绑”放权:从“敢为人先”到“勇于担当”

  • 时间:
  • 浏览:0

1984年3月24日的《福建日报》头版头条(资料图片)

 宁德时代连续四年动力电池装机量位居世界第一。图为宁德时代所在的宁德锂电新能源小镇如今成为我省新兴产业集聚发展的新引擎。资料图片

核心提示

1984年春天,福建55名厂长、经理敢为天下先,联名发出《请给我们“松绑”》的呼吁信,轰动全国,成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30年后,30名企业家致信习近平总书记,“说说心里话”,就加快企业改革发展提出建言倡议。总书记亲自回信,续写福建企业改革发展佳话。

从“敢为人先”到“勇于担当”,两段“佳话”浓缩改革开放以来福建企业发展史。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历史节点上,福建企业家传承发扬爱拼会赢的精神,不断破除体制阻碍,挺立创新发展潮头,正谱写出改革创新、转型升级的新篇章。

东南网7月1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林侃 游笑春)一切,都要从一场看似平常的会议说起。

1984年3月21日,福建省厂长(经理)研究会成立大会在福州召开。参会的是55名来自我省各地国有骨干企业的厂长、经理。会议主题有二:一是通过研究会章程,选举产生第一届理事会;二是交流搞好企业的经验。

会上,当福日公司和福州铅笔厂的负责人发言结束,交流会慢慢“变了调”,成了“诉苦会”。

当时,福日公司是福建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福州铅笔厂是国有企业改革试点单位,拥有比一般企业更多的自主权。他们的“经验之谈”,却让其他厂长、经理坐不住了。

“同样面临工业指标的压力,可人家拥有那么多自主权,我们却被旧体制‘五花大绑’。”“生产计划、原材料、产品销售、工资奖金、干部人事等全由主管部门说了算,工厂连建个厕所都要层层报批。”“如果我们也有这些权力,也能把企业搞好。”……

既羡慕,又不服!

被激烈的讨论所感染,参会的时任省经委副主任黄文麟建议,以与会55名厂长、经理的名义向省委主要负责同志“上书”。

大家一致赞成!黄文麟连夜将意见集中起来,形成一封题为《请给我们“松绑”》的呼吁信,希望向企业释放五项权利:领导班子的选人用人权、干部制度的改革权、奖励基金的主要分配权、指令计划外的生产经营决定权、领导体制的改革权。

23日下午,时任省委第一书记项南对呼吁信作出批示。

24日,《福建日报》以《五十五名厂长、经理呼吁——请给我们“松绑”》为题,在头版头条将呼吁信全文刊发。

一石激起千层浪。《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红旗》杂志等全国主流媒体纷纷转发……

而在福建,呼吁信发表当天,省委组织部就形成三条意见,在企业人事任免、干部制度改革、厂长责任制等三方面给企业放权。省经委、财政厅、劳动局等有关部门纷纷作出反应,坚决推行改革,支持“松绑”放权。

当年4月起,福建省政府连发9份红头文件,落实企业自主权。

5月10日,国务院颁布《关于进一步扩大国营工业企业自主权的暂行规定》;不久后,中共中央出台了《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

自此,改革浪潮蔓延到全国,国有企业逐渐挣脱束缚,走上了以放权搞活、自主经营为开端的改革发展之路。

始于这封呼吁信,福建的国企改革热潮涌动,国有企业发展突飞猛进——

1985年4月,全省推行厂长负责制;1987年6月,全省国营工业企业承包经营责任制全面展开;1994年起,300家国有工业、商业企业逐步推行公司制;2002年至2005年,福建掀起以产权制度改革为重点的新一轮国有工业企业战略调整;2008年以来,持续推进企业结构调整和战略性改组,对省属企业进行整合调整,优化国有资产布局结构,提高资本集中度,扩大企业规模……

2014年,在“松绑”放权30周年之际,由时任省企业和企业家联合会名誉会长黄文麟执笔,以《敢于担当、勇于作为》为题,以30名企业家的名义向习近平总书记写信,“说说心里话”。

当年7月8日,习总书记回信,肯定建言倡议很有意义,希望广大企业家继续发扬“敢为天下先、爱拼才会赢”的闯劲,为国家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发挥更大作用。

讲述

跨越三十年的两封信

讲述人:黄文麟

我当时是省经委副主任,平时与企业接触多。厂长、经理们反映的问题和他们的苦衷,我非常理解。

如果按一般方式,让大家向主管部门反映、写报告等,那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要有一个超常规的行动,要有一股冲击的力量来反映、解决这个问题。我就提出来,能不能利用这次厂长经理研究会成立的契机,借用与会者的集体力量,采取直接上书的形式,来争取政府下放企业自主权。

我立刻找了一些与会者征求意见,大家纷纷表示赞成。当晚,呼吁信初稿一气呵成。

之所以用“松绑”一词,是因为厂长、经理们深受计划经济模式的“五花大绑”之苦。要完全消除旧体制下的弊端,当时不现实,但给企业家松一松“绑”应该是能做到的。

23日,初稿提交会上讨论,仅作了小修改便一致通过。下午4点左右,我与时任省企管协会秘书长滕能香一起拿着呼吁信直奔省委。

下午5点左右,项南同志的秘书就来了电话:“呼吁信项南书记不仅看了,还有批示,要转到《福建日报》明天头版头条刊登。”

我把这个消息给大家一传达,大家都很激动。

此后,《福建日报》刊发呼吁信的3月24日被定为“全国企业家活动日”,“松绑”一词也被作为改革的一个代名词被广泛使用。

2014年是“松绑”放权30周年,企业家们都在关注如何庆祝这个重要日子。我提议以30名企业家的名义联名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得到众多响应和支持。

这封信再次由我主笔。我与省企联主持召开了几场企业家座谈会,对联名信内容反复讨论修改。一个多月,八易其稿!

最后,30名企业家郑重地签了名。

如果说30年前“松绑”放权的呼吁是“眼睛向上,伸手要权”,那么30年后的这封信则是“眼睛向内,自我革新”。信里除了提出进一步简政放权,主要汇报了加快改革发展的决心和举措,提出更严格的自我要求。

7月8日,一封满怀关切的回信从北京“飞”到福建,让福建企业家们倍感鼓舞、振奋。

两封信,虽然相隔30年,但表现出来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渴望打破旧框框的勇气和创新精神,对深化企业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促进政府职能转变都有同样重要且深远的现实意义。(福建日报记者 林侃 整理)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