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厦门健身馆陆续复业 一对一私教式健身课程恢复迅速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福建经济频道
  

  涉事的健身馆(资料图)

  厦门网讯 (厦门晚报记者 沈淑婷)“指定的教练离职了,我们向健身训练馆提出退卡,但扣除余额的90%太不合理了。”近日,市民陈女士拨打本报市民热线5589999,反映了困扰她的这件事。而健身训练馆的负责人则回复,教练是作为指定代表与学员签约的,以教练离职为由要求退款不合理。

  市场监督部门目前已介入协调,律师则建议双方先妥善协商,无法协调可起诉。 

  消费者不满

  指定的教练离职了健身馆还怎么提供服务

  陈女士说,她于2018年8月购买了MYU健身训练馆(奥永店)的健身卡,花费3.8万余元购买了100次课。“我和其他几名会员办健身卡签服务合同时,都指定了教练。今年7月,这名教练辞职了,我们就向健身训练馆提出退卡,我们几个人的卡内余额总共有4万余元。”她说。

  陈女士提出退卡后,健身馆给了两个方案,一是换教练,二是扣除营销推广费和教练抽成费用后可退10%左右。陈女士等人不接受更换教练,她说,当时就是因为这名教练才购买的服务,现在教练离职了,健身馆就无法再提供她们需要的服务了。

  对于第二个方案,陈女士认为,她们退卡是由于指定的教练离职,因此健身馆负有责任,扣除余额的90%太不合理了。陈女士和另外3名会员均表示,她们能接受的扣款额度为10%-15%。

  在陈女士出示的合同材料上,记者看到,购买课程选项类别为精品私人教练课程,除课时及实收款外,私人教练一栏有教练的签名。陈女士还剩63次课程,卡内余额约2.4万元。目前,思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筼筜市场监督管理所已介入协调。

  健身馆回应

  以教练离职为由退款这是不合适的

  记者辗转联系上正在上海出差的MYU健身训练馆投资人周女士,她说,离职的教练是健身馆的老员工,离职后在公司附近开了自己的健身工作室。

  周女士说,健身教练是代表健身馆与客户签订合同的,教练分为多个级别,签订合同后同级别的教练团队都可以为客户提供服务。“客户是向机构(健身馆)购买的服务,私教作为代表来签约,这个模式是为了激励员工销售,也激励会员锻炼。”她说。

  周女士强调,合同中也注明:私人教练课程服务,一旦售出概不退款,也不可转为其他用途及费用。她说:“健身行业离职率相对较高,每个教练手中都积累了一定的会员,如果教练离职会员就要退款,那么这个行业还怎么做呢?”

  周女士说,教练离职后,健身馆会妥善将会员分给相应等级的其他教练,以往也是这样处理的。本次事件中,健身馆也愿意为陈女士等人升级教练,但对方不接受。

  周女士还补充说,可以接受一些特定条件下的顾客退款,如有的会员之前购买了1万多元私教课程,因受疫情影响无法返厦,并且在此后的几年内都不再回到厦门,因此申请退全款,健康馆无条件退款了。“但以教练离职为由要求退款,这是不合适的。”她说。

  【说法】

  格式条款如无效协调无果可起诉

  福建理则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志坚表示,私教课程具有专属性、针对性、持续性等特征,向健身者提供系统、全面、精准的个性化服务。

  吴志坚表示,会员与健身馆在双方签订的私教健身协议书里明确指定了特定的某位健身教练,现该指定的健身教练离职,双方产生合同履行纠纷,可以协商更换健身教练;若协商无果,合同无法继续履行,双方可以协商解除合同。

  律师说,该条款系健身馆提供的格式条款,提供格式条款一方若存在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情形,该条款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