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陈士达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贤内助”成贪腐助推器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福建经济频道

  厦门网讯 (文/厦门日报通讯员 夏季轩) 2019年12月31日早上,思明区科技和信息化局(简称“科信局”)原局长叶加河被送往看守所羁押。一上车,叶加河就把头扭向窗外,贪婪地欣赏着那些一晃而过的商店和行道树。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曾风光一时,如今却连看看路边的普通街景也成了奢望。

  检察机关指控,叶加河在担任思明区科技局、科信局局长期间,为多家公司在“双百”人才优惠政策兑现、产学研项目审批及补贴发放、区级众创空间认定及优惠政策兑现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先后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130余万元。其故意违规签批扶持资金,造成国家损失100万元。同时,叶加河还顶风违反党的多项纪律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作为思明区科信局的一把手,叶加河掌管着大量科技扶持资金,可谓手握重权。然而遗憾的是,身居要职的他长期大德不明、公德不守、私德不严,最终在浑浑噩噩中透支了后半生,空留遗恨度残年……

  大德不明 顶风触线挑战党纪权威

  《国语》云:“唯厚德者能受多福,无德而福者众,必自伤也。”党员领导干部明大德,核心是讲党性,而严守党的各项纪律,是讲党性最基本的要求。

  叶加河出生于同安农村的一个普通家庭。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时,15岁的叶加河顺利考入集美师专,毕业后留校任教。1997年8月,叶加河被提任为厦门市教委机关党总支副书记,35岁的他已是正处级干部。此后,他担任过思明区教育局局长、思明区委宣传部副部长。那时的叶加河尚能牢记共产党员的第一身份,跟党走,取得的成绩也可圈可点。

  遗憾的是,这样的初心并没能从一而终。

  2012年2月,叶加河转任思明区科技局局长。多岗位的历练本是组织对他的考验,可他却没能理解组织的良苦用心。叶加河告诉记者,那时的他深感升迁无望,只想享受人生,而不想花太多精力工作。正因为如此,他原有的那股子拼劲渐渐烟消云散,对党的各种新要求不再学习,纪律规矩意识不断弱化。他在悔过书中这样说:“党的十八大召开后,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反腐败决心等都深入人心,成为新常态,而我根本没有潜心学习,还是按照之前的节奏、套路、作风干工作。”

  2015年3月,思明区科技局更名为思明区科信局,业务量及各类科技扶持经费大增。叶加河继续担任局长,陡增的权力像是烈焰中的酥油,大大加速了叶加河玩火自焚的速度。

  遵守纪律没有特权,而叶加河却把自己当成了例外。他完全无视全面从严治党的政治要求,不断挑战党纪权威,种种行为都和党员领导干部的身份格格不入。

  他忽视党内政治生活,大搞一言堂,使民主集中制形同虚设。无论是服务外包业务,还是各类科技扶持资金的发放,叶加河几乎一人说了算。他曾自诩为“四最”局长:“我在思明科信局,年龄最大、职位最高、资格最老、业务最强,因为这四个‘最’,可以说我在局里拥有绝对权力。”

  他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各项党纪要求,我行我素。2016年5月,叶加河经批准带领辖区10家科技企业负责人,赴成都等地考察产学研合作等项目,其配偶陈某私自陪同前往。其间,他决定改变公务行程,借机携陈某等人到峨眉山等地旅游,叶加河的差旅费在科信局违规报销,而他和陈某的门票、住宿费及陈某的机票等则由陪同企业支付。在他看来,各种党纪要求无关痛痒。叶加河经常带着妻子陈某,参加由服务对象买单的酒局。在酒桌上,他多次为妻子代理的葡萄酒吆喝。有些企业老板看在叶加河的面子上多次买酒,甚至买后再转送给叶加河。不仅如此,叶加河还违反生活纪律、组织纪律,如多次不按要求报告个人去向等。一些违纪行为甚至持续到被查处前几个月。

  他对私利趋之若鹜,可对本职工作却大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思明区政府高度重视引进深圳某科技公司项目,多次要求叶加河负责跟踪对接落户事宜。但他在向区政府提出不建议引进该项目后,就一直没有主动与对方对接,项目方对接人的电话也不接不回,没有再跟踪项目或探讨其他可能的合作方式,导致该项目迟迟没有进展,违反了党的工作纪律。他的做法对思明区招商引资环境造成了不良的影响,与市委市政府积极服务企业、推进优质项目落户厦门的要求背道而驰。

  叶加河并非没有机会刹住碾向淤泥的车轮,但政治意识弱化的他没有珍惜机会。2017年2月,思明区委巡察组在巡察时指出,区科信局存在支部工作弱化虚化、遵守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不严格、廉政风险防范意识不强、资金使用中未见议事规则和重大资金支出集体决定制度、科技扶持项目跟踪管理不到位等诸多问题。巡察工作是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重要制度安排,是党内的“政治体检”。但叶加河没有认真对待巡察,更没有按照巡察要求完善相关内控机制,而是继续顶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廉洁纪律,甚至继续搞一言堂,将服务外包项目指定给利益关系人,或操控各类科技扶持资金。“作为第一责任人,一方面对巡察不甚了解,根本不重视;另一方面,存在明显的抵触情绪,也害怕自己的违纪违法真相暴露,就按照一般套路进行面上的整改交差。”叶加河在悔过书中这样说。

  曾任中央纪委第一书记的陈云同志曾这样告诫广大党员干部:“真正的游泳家,在水里是自由的;真正的革命家,在有纪律的革命运动中也是自由的。”仔细体会上述比喻,我们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放纵、任性、跋扈,看上去潇洒自由,其实那只是酿成大祸、跌进深渊的前兆。叶加河大德不明,党性弱化,深陷腐败泥潭也不足为怪。

  公德不守 滥权谋私操控扶持政策

  秉公则无私,无私则无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的根本宗旨,是共产党人特有的公德。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只有一心为公,才能谨慎用权。可对大德不明、党性弱化的叶加河而言,公权并不姓公。

  张某是2012年被引进厦门的“双百”人才。他后来成立了中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嘉公司),将“双百”项目落户在思明区。根据有关政策,中嘉公司成立后可以申请获得不少思明区的创业扶持资金及其他补贴,其中创业扶持资金共100万元,分三年可分别申领20万元、30万元和50万元。

  为拿到上述资金,张某和思明区政府签订了《思明区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项目落户扶持协议》(简称扶持协议),并承诺遵守协议的相关约定,如股东投入不少于100万元的启动资金,公司注册落地思明区;张某每年在思明区工作时间累计不少于6个月;不得将创业场地抵押、转租、转借;不得将扶持资金挪作他用;每半年向思明区政府提供企业筹建、经营状况及扶持资金使用情况的汇报材料等。

  在办理“双百”人才项目落户思明的过程中,张某及其员工汤勇华(因诈骗罪被立案)和叶加河很快熟识了起来,并经常在一起吃饭喝酒,关系显得相当密切。2015年年底,思明区科信局、人才办、财政局、审计局等几个部门联合对多家“双百”企业实地检查。中嘉公司诸多违反扶持协议的问题被暴露出来,如抽逃注册资金、将扶持资金挪作他用、张某在思明区工作不足6个月等等。科信局工作人员根据多部门的检查结论出具了一份报告,将中嘉公司列为“需要整改型”企业,建议暂缓发放第三笔50万元扶持资金。

  叶加河非常清楚中嘉公司的各种违规问题,但他看完报告后却这样交代工作人员:“这家企业我很熟,实际发展不错,让他通过。”后来,工作人员修改了报告,将中嘉公司从“需要整改型”调整为“平稳进展型”,帮助中嘉公司顺利拿到了那50万元。

  为什么铤而走险帮助张某?因为公权夹带了“私货”。

  2014年8月的一天,张某约叶加河在后江埭某大排档吃饭,席间交给叶加河两个信封,并对叶加河献媚:“恭喜孩子被美国名校录取,也感谢叶局一直以来的关照。”叶加河回家拆开信封,发现里面分别装着2万元人民币和2千元美金。2016年初,张某拿到第三笔50万元创业扶持资金后再次约叶加河吃饭,酒足饭饱后送给叶加河5万元。

  除了帮助张某违规拿到扶持资金,叶加河还用类似的办法帮助过史某的某信息公司。史某的公司在多部门联合检查中同样被发现多项违规行为,如缺少员工工资签发单及相应的社保证明,政府补贴及注册资金存在被挪用风险。“换句话说,这家公司很可能在几乎没有开工的情况下,领取并挪用了相关补贴资金。”办案人员这样告诉记者。正因为如此,史某的某信息公司被暂缓发放第三笔50万元扶持资金。

  后来,史某请叶加河吃饭,在推杯换盏间送给叶加河6万元现金。叶加河收钱后,默认史某的公司已经整改到位,代表区科信局向思明区政府建议,给史某公司兑现那50万元资金。可实际的情况叶加河非常清楚:“他们公司不可能整改到位,扶持资金大部分被史某控制的其他公司用掉了,员工社保、工资签领单他也编造不出来。”

  叶加河只捞了几万元,却滥用职权造成国家上百万元损失,对此他一点也不在乎。“公”“私”二字是衡量党性强弱的尺子,党员领导干部理当涵养公仆情怀,淬炼政德修养,做到公款姓公,一分一厘不乱花;公权为民,一丝一毫不私用。只有严守公德、坚守公心,才能抵制诱惑、两袖清风,保持定力。

  私德不严 公开索财寡廉鲜耻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党员领导干部不仅要明大德、守公德,同时还要严私德。私德不严必然影响工作作风,动摇理想信念,私德“瑕疵”也终将发展成公德和大德的“硬伤”。

  叶加河自担任思明区科技局尤其是科信局局长后,渐渐把享乐作为人生的第一追求,工作对他而言只要“优哉游哉”混到退休即可。沉迷享乐让叶加河私德崩塌,公德难守,大德难明。

  叶加河好酒,他借鉴傣族行酒令,组织了一个名为“达国帮”的喝酒圈。圈内是长期和他私交甚密的管理服务对象。

  叶加河的一位下属曾向他谏言:“和管理服务对象这么吃吃喝喝不太合适……”叶加河却不以为然地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其实,叶加河更享受那被捧在高位的感觉:“在我那群酒肉朋友圈,有人江湖气地叫我‘老大’,听起来觉得顺耳,爽!”他对那些捧他的圈内人多有关照,自己有需求时也毫不客气。而产学研项目审批及补贴发放、区级众创空间的认定及优惠政策兑现等权力便是叶加河最常用的交易筹码。

  产学研本是一项有利于解决企业技术难题,又能加快高校科研成果转化的好政策,但叶加河念歪了经。2016年年底的一天,叶加河告诉“达国帮”里的常客汤某华:“2017年可申请一个产学研项目,我让你们通过,可以领补贴。”汤某华心领神会。

  后来,汤某华找到某大学副教授张某,让张某研发一个13万元的产品,但在签订技术开发合同时却私自将合同金额填成55万元。拿着“长胖”的技术开发合同,汤某华向思明区科信局申请产学研补贴。经过答辩、评审等程序,汤某华最终轻松拿到46万余元产学研补贴,而实际只支付给张某8万元。补贴经费被套出后,自然进了私人腰包。“我作为企业就说经营不下去了,自然没办法继续支付技术开发费用了,学校也没办法。”汤某华这样告诉记者。2017年12月,汤某华拿到钱后及时向叶加河汇报,并在电话中表示会给他8万元感谢费。几天后,叶加河约汤某华吃饭,在电话中,他特别交代汤某华:“上次你说的那个(钱),也带过来”。

  由于产学研补贴“物美价廉”,叶加河总想让吃到“肥肉”的人“吐点膘”。2018年底,涂某申请并获取了68万元产学研科技扶持资金。就在资金到位没多久,叶加河让配偶陈某给涂某打电话,称房子要装修,需要点周转资金。涂某记得,叶加河在喝酒时曾多次叮嘱他,要多多支持陈某的事。叶加河所谓的“支持”是什么意思呢?“他们公司这次的产学研项目我帮了他忙,他没有主动表示,刚好家属陈某提出装修后家电没买,我就借这个机会想找涂某‘A点钱’,让他出点血。”叶加河这样说。后来,涂某“乖乖地”奉上6万元:“我平时都叫叶加河老大,很多补贴政策审批都在他手上,我哪里敢不给。”

  除了产学研,区级众创空间的认定及优惠政策兑现也是叶加河的重要筹码。思明区鼓励建设运营互联网众创空间,对符合相关条件的进行考核定级,并给予运营补助。张某是某科技公司的老板,2016年以来,张某运作的众创空间被认定为思明区第一批众创空间,并先后获得各类补贴100余万元。2016年4月份叶加河因急需给情人丁某一笔费用,便直接开口向张某要10万元。为何如此嚣张?张某坦言:“我们刚获得45万元的装修改造补贴,接下来还需要区科信局评星才能拿到运营补贴,都需要叶加河支持。”实际上,在众创空间的评定和补贴发放上,叶加河也同样拥有“生杀大权”。

  叶加河手握“达国帮”内管理服务对象的“饭票”,要钱要物不仅理直气壮,甚至到了厚颜无耻的地步:家里的元初购物卡没了让企业送,家属想要自行车让企业买,家人想要笔记本电脑让企业从国外带,在酒店吃饭打白条让企业销单,在画展看中画作也让企业处理……这些索要行为不少都发生在党的十九大之后,甚至发生在叶加河被留置前一个月。

  如此肆无忌惮就没想过会出事?叶加河的理由令人咋舌:“自认为熟人都在朋友圈,都是自愿的,不会举报,也不会把秘密告诉不该告诉的人。加上现金不留痕,这样就‘双保险’了。”叶加河对自己的“理论水平”颇为自信,他曾叫嚣自己就是搞理论研究的,“理论水平”足够应付党的各种新要求。可被留置时,当办案人员问他什么是六大纪律,他却一脸茫然,一个字也没答上来。

  叶加河在教育系统工作时,曾发表过一篇名为《腐败病理探析》的文章。在文章中,他分析腐败有两个病理:一是数学归纳法,收了一次就会收两次,甚至“N”次;二是马太效应,收得越多会想得到更多。令叶加河难堪的是,如今的他同当年文章分析的典型病理竟如此吻合。

  叶加河曾任思明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据区科信局一位工作人员回忆,他在剖析本单位曾发生的某贪腐案时曾动情地说:“物质的追求永无止境,人还是需要一些精神信仰。”而实际上,这个时候的叶加河早已深陷腐败泥潭难以自拔。

  “该卸下担子了,或许,风吹来正合了我的酒意。”在被留置前的一个晚上,叶加河曾趁着酒意在筼筜湖畔吟诵。被留置后叶加河才发现自己太天真:他虽然卸下了区科信局的担子,却再也无法脚步轻盈,因为凛冬将至,等待他的将是沉重的余生……

  【短评】

  党性锻炼没有“休止符”

  记者在采访叶加河时,听他多次提到“停留”这个词。

  正如他所言:“自己的政治思想、工作状态一直停留在党的十八大之前,没有与时俱进。西方哲学家有句名言: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为你停留。我这一停留,直到把我留在了监狱的门口……”

  叶加河的腐化告诉我们一个浅显的道理:党性锻炼没有“休止符”。

  德不称其任,其祸必酷。领导干部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职务的提升并不意味着个人党性修养的自然提高。实际上职务升迁,权力变大了,这意味着更多的挑战和更大的风险。如果不注重提高党性修养,时间长了自然会造成“德”与“位”的错层。叶加河主要的违纪违法行为均发生在2015年3月履职思明区科信局局长之后。为何此时违纪违法行为高发?因为区科技局更名为区科信局后,叶加河掌控的权力大增,与迅猛前行的“位”相比,叶加河的“德”却停滞不前甚至倒退,德不配位的问题变得越来越突出。

  一时加强党性锻炼并不难,难的是敬终如始。曾国藩一生坚持修身养德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他每天黎明即起,“三省吾身”,坚持读经和诸子百家,几十年坚持不懈。他每天写日记,反思自己在为人处世等方面存在的不足,一直坚持到临终的前一天。刘少奇同志的话同样值得我们细细揣摩:“无论是参加革命不久的共产党员,或者是参加革命很久的共产党员,都必须加强自己的修养,提高自己的思想能力,始终保持对党纪国法的敬畏,将加强党性修养作为一辈子的事来对待。”

  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党性锻炼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也不可能一劳永逸,而是一个长期艰苦的过程。党员领导干部应牢记“逆水行舟用力撑,一篙松劲退千寻”的道理,要以持久的耐力、极大的毅力、坚定的信念,始终明大德、守公德、严私德,自重自省自警自励,坚定理想信念,加强党性锻炼;要常怀敬畏之心,敬畏权力、敬畏法纪、敬畏人民,时刻坚持为政不移公仆之心;要坚持从小事小节上加强修养,从一点一滴中完善自己,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管好自己的生活圈、交往圈、娱乐圈,始终做到不放纵、不越轨、不逾矩。

  当官发财,应当两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想发财,大可辞去公职,理直气壮去求财,手握公权,以权谋私,迟早要倒台。